如果把院士的荣誉给予这种研究

黄洁夫指出,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世界上已经有超过一万篇文章提出,“降焦”无法减轻烟草的危害,认为所谓“降焦”是烟草行业的一个陷阱。如果把院士的荣誉给予这种研究,将对我国的控烟产生恶劣的影响。

“我相信这是一位很好的科学家,大家不要去伤害他。但如果我是这位科学家,一定会为国家的荣誉,主动退出评选,转做其他的研究。做不做院士没关系,能否维护国家荣誉,为国家作贡献,这是一生的事情。”黄洁夫说。

2003年,我国签署了《世界卫生组织烟草控制框架公约》,并于2006年生效;但在2009年,中国拿到了“脏烟灰缸奖”。“这说明我国的控烟工作做得不太好。如果我们在此方面(院士评选)再出问题,将雪上加霜。”

目前,卫生部已公布163家具有人体器官移植资质的医院,黄洁夫透露说,中国将进一步增加可以开展器官移植手术的医院数量。

近日,黄洁夫在著名医学杂志《柳叶刀》发表文章称,中国正在将那些有意愿在死后捐赠器官的人录入到一个国家级的数据库中,并设立基金对捐赠者家庭提供人道救助,但不会涉及到买卖行为。

资料显示,目前中国每年有150万患者需要通过器官移植来拯救生命,但是,每年可供移植的器官数量还不足百分之一。2010年3月,中国红十字会和卫生部联合启动全国人体器官捐献试点工作,2011年试点工作扩大到16个省区。黄洁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说:“目前中国已经做了200例dcd(即心死亡遗体器官捐献),这已经为中国的器官捐献找出了符合国情的路,现在制定了具体的政策措施怎么铺开。”

中国的器官移植条例严格规定,活体器官移植仅限于亲属之间,但由于供需极度矛盾,再加上可观的利益,非法器官贸易在中国依然存在。黄洁夫称,卫生部门对涉案医务人员严厉打击:“卫生部对非法进行器官移植的医生有处理,目前已经吊销了6家医院执照,吊销了16名医生的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