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所历史超过百年的私立4年制大学

内容提要:今年高职高专录取已经完成,据陕西省2014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高职(专科)正式投档情况的统计数据显示,有320所院校在该省遭遇“零投档”。

近些年,生源危机是个不争的事实,其愈演愈烈之势,已然超出我们的估计:据有关测算,我国高等教育适龄人口规模于2008年达到峰值,随后至2020年前后逐年下降;农村中等职业教育逐步免费,中职毕业生规模扩大,适龄人口高考报名人数下降;普通高中应届毕业生中放弃高考人数逐年增加;国外高校加大在中国的招生力度,港澳地区高校介入内地揽才,高中生自主选择权增加……高等教育正由卖方市场向买方市场转变,谁的手里都不会握有一把“尚方宝剑”。

今年高职高专录取已经完成,据陕西省2014年普通高等学校招生高职(专科)正式投档情况的统计数据显示,有320所院校在该省遭遇“零投档”。这种现象不单单出现在陕西,安徽、贵州、海南等都有相当数量的高职高专院校遭遇“零投档”。(《中国青年报》8月25日)

高职遭遇“零投档”的确不是什么新话题,今年大面积发生的“零投档”确实是个新现象,本该引起足够重视,但即使是在职教圈内,反映也不一:有人认为,这些仅仅是一连串数字,不过表明高职遭遇“零投档”的常态化,不足以说明实质问题;有人觉得“零投档”主要出现在省外招生,媒体有放大之嫌,毕竟,自己所在的省份和学校今年总体招生还不错,不必如此悲观;还有人对“零投档”早已产生审美疲劳,对此视而不见,以为危机不过是报章上渲染出来的,离自己很遥远,是新闻从业者吸引眼球的“标题党”罢了……

汉语中,“危机”是指既有危险又有机会的时刻,是考验决策和解决问题能力的一刻,是人生、团体和社会发展的转折点。“零投档”危机恐怕正是高职院校面临的一个重大转折点,考验的也正是管理者们的决策能力。

1980年代,美国高校也经历了一场高校“大洗牌”的过程。作为一所历史超过百年的私立4年制大学,美国德保罗大学(depaul university)受益于生源增加的大环境,曾在1970~1980年经历了规模的快速扩张。但当1981年在校生数量达到顶峰之后,申请和入学的人数出现了急剧下降——1979~1983年的4年间,新生入学人数下降了30%,学校的生存危机一夜之间找上门来。时任学校教学副校长的帕翠西娅·尤尔思(patricia ewers)领导了一场拯救行动,经过两年努力,学校最终止住新生数量下滑趋势,走出了危机。回顾这一过程,校长这样描述:“如果学校能够在新生数量开始下降前就意识到这个问题的话,成功的机会就增大,总的成本就会得到更好的控制。”

必须承认,我们都会带着先见看待高职遭遇“零投档”现象,每个人的视野都会受到所掌握的信息、处在的岗位、承担的责任等因素限制。据2013年教育部备案的数据显示,全国有1266所高职院校,可谓良莠不齐,国家示范及骨干高职院校招揽生源,具有绝对优势,在激烈的竞争中暂时高枕无忧,尚且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而处于二、三线城市中一般的高职学校无疑首当其冲,这种“无米下锅”的焦躁,生源尚可的院校根本无法体味。